数字经济和科技丛书总序:

记录和认知数字经济时代

人类文明有多久,其经济活动就有多久。后来有了科学技术,不过是相对于经济活动的一条平行线。直到工业革命,经济活动和科学技术的两条平行线有了前所未有的交集。不过,这样的交集,并非常态。在大部分场景之下,经济活动和科学技术之间还处于若即若离的状态。

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后,科学技术和经济活动的关系开始发生根本性改变。经济活动和科学技术之间的平行线不仅相互逼近,而且频繁相交。所以,在20世纪50年代之后,人们曾经将某种科学技术与所处的历史阶段联系在一起,有过“原子能时代”“计算机时代”“纳米时代”的提法。熊彼特是一位比较系统地探讨经济活动和科学技术之间的经济学家,他所提出的“创新”理论,揭示了经济活动和科学技术趋于融合的趋势。遗憾的是,熊彼特已经去世整整70年,其思想仅仅被不断阐述,却没有得以发展。托夫勒所代表的“未来学者”,虽然敏锐地观察到科学技术对经济生活日益剧烈的影响和改变,但是没有构成理论,其影响力是短暂的。

在过去的30余年间,因为IT革命成功,互联网和移动互联网成了全球经济的新基础结构,人类经济生态发生前所未有的改变。几乎同时,大数据、云计算扑面而来,人工智能再次登堂入室。2008年,比特币横空出世,数字货币在10余年时间内形成气候。到了21世纪第二个10年的中后期,不论是经济学家,还是银行家、科学家、企业家,达成“共识”,将所有这些经济和科技相互影响所形成的新经济,称之为“数字经济”。而且,“数字经济”概念替代了“信息经济”“知识经济”。

为什么“数字经济”得以成为广泛“共识”? 因为人类经济活动最终都可以被“数字化”,或者基于“数字化”展开。当乔布斯完成音乐“数字化”并得以传播,意味着没有不可以“数字化”的产品和产业,“数字化”迅速覆盖了艺术、文化、教育领域,并且呈现出主导观念和信息经济、实体经济、货币和资本经济的态势。

在“数字经济”的背后,是“数字技术”,是“硬”技术和“软”科学技术体系。所谓的“摩尔定律”就是解释支撑“数字技术”的芯片演进的规律。而“软”技术主要体现为各类代码软件的不断开发,“code is everything”。现在,量子计算和量子计算机正在加速发展,很可能将全方位地改变现阶段的“数字经济”。2020年,霍尼韦尔宣布在近期推出世界上最强大的量子计算机,其技术和非技术意义都不可低估。因为推动“数字化”的是“算法”技术和“算法”工程。

2020年,数字资产研究院开始组织撰写和出版数字经济和科技丛书,根本目的是与作者和读者一起,观察、记录和认知数字时代的经济、技术、思想、财富模式、人与人的关系,以及社会结构全方位改变的历史进程。这样的历史过程必定是波澜跌宕的、激动人心的。希望通过这套丛书,以数字经济和科技为主线,形成适应新的社会经济系统的思想和理论。

数字资产研究院 

2020年3月5日

results matching ""

    No results matchin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