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荐序 这样的事情,人生能有几回?

(上)

做实验,有可能成功,有可能失败。

实验失败了很正常,做实验的人继续改进就好。若一个人参与一个实验,而最终实验失败了,并不等同于那个人失败了。最终成功的人永远是这样的,一直在不断地做实验,失败了总结教训,成功了再接再厉。有史以来,一切进步都是由那些敢于正视并的人创造的。

2011年年初,我在《连线》杂志上看到一篇文章,说有一个电子货币兑换美元的价格超过了1:1——而且该电子货币还是个开源软件!

如果说有人发布了一个开源电子货币系统,那只能被称为“试验”,可一旦这个东西真的开始流通、并且居然可以与美元相互兑换、甚至价格超过1:1的时候,这东西应该被升级称为“实验”了。而时至2013年4月1日,愚人节,当比特币兑美元价格超过1:100的时候,在我看来,比特币已经进入“实践”阶段。

震惊。这两个字其实完全没办法准确地表达我当时的感受。即便用“震撼”,也不够。

从网上下载了比特币作者中本聪的论文(Bitcoin: A Peer-to-Peer Electronic Cash System),从头至尾反复研读了若干遍。我有个奇怪的本事:任何一本书,尽管我可能看不懂,但我一定能把它只字不拉地读完。而多年的经验告诉我,只要我反复研读,再加上我自己多年磨练的自学能力以及资料检索能力,几乎没有我读不懂的东西。这个奇怪的本领,受益于我的母亲。她退休前,任北方某大学的图书馆馆长,所以,从小在图书馆里泡大的我,对如何获得知识驾轻就熟。

在我一点点搞清楚的过程中,比特币的价格早就超过了3美元。我突然意识到这是一场越早参与划算的实验——因为它本身就是钱。嗯,时间就是比特币。于是,顾不得那么多,我卖掉了一部分当时被整个市场看好的苹果股票,在Mt.Gox.com1上开了个账户,以均价6美元左右的价格,购入了2100个比特币。

当时,我的想法非常简单,如果这场实验万一成功了,到那时候,我自己拥有一个经济规模的万分之一,那一定是很酷的事情!

一切来的太快,在我购入2100个比特币之后两周之内,也就是2011年6月初前后,比特币价格上涨到22美元……我的1.2万美元已经变成了4万多美元!我相信所有的商品价格背后都有心理因素存在。我有点害怕了,害怕失去几天之内“赚到”的3万美元。于是,开始动手一点一点地卖出。等我卖掉1500个的时候,价格已经是28美元!算了算,均价大约24美元。也就是说,我只是点了点鼠标,手里却多出了3万6千美元,而且我还有600个比特币!

到这个时候,我自信对比特币的研究已经足够深入了,而在深圳组装的一台矿机已经开始陆陆续续挖出一些比特币了。于是,我开始着手搭建自己的矿场。我甚至有更大的野心:搭建一个跟btcguild.com一样的矿池!

我开始在国内四处购买高端显卡。当时甚至把淘宝上的现货都给买空——事实上,也并不多,最终各处搞来总计46张显卡。在当时的情况下,20G+的算力,足够被称为“全亚洲最大的矿场”了。

可惜,最终的结果不仅人意。现在回想,失败原因在于我开始做的事情,并非是我自己可以全面掌控的事情。尽管我自己出得起钱,但技术上,当时的我其实完全无能为力。出了任何事情,都只能求助于他人。所以,后来再有人咨询我关于比特币相关创业项目之时,我总是第一时间告诉对方,“你最好认真回答自己一个问题:这事儿是不是你自己一个人就可以全部搞定的?”——这是惨烈的失败之后得到的教训。

最终,亚洲最大的矿场,以挖出来一百多个比特币告终。而当初投入的几十万设备,也只能以不到1/5的价格卖掉……

原本拥有这个经济规模万分之一的我,现在只剩下十万分之三不到……那种失落,随着对比特币的更深入了解,愈发令我难以忍受。

我只好卖掉几乎所有我在美股帐号里的股票,投入到比特币交易之中。我“重操旧业”,开始做“我自己可以全部掌控的事情”。没有多久,我所拥有的比特币数量开始没办法在交易所里直接交易,因为当时即便是全球最大的交易所Mt.Gox上也其实没有多少交易量。于是,我在比特币官方论坛上找到一些愿意做场外交易的人,在他们的手中买进卖出。到2012年年中,我已经没有多少美元可以用来购买比特币了,不过还好,我已经不再是那个“只要拥有万分之一就好”的人了……

再后来,我就开始不再像过去那样关注比特币了。是不是看看价格,也觉得索然无味。重新开始关注,已经是2013年元旦之后了。也因为如此,我错过了至少两个好机会,SatoshiDice2上市和AsicMiner3上市。

2013年4月1日,比特币价格冲破100美元。两年前,我向身边的人说,“坐等比特币涨到100美元”,每个人眼中的神色都是恨不得喊出来的“你疯了吧!”可这一天却来得太快。而新的一波关注蜂拥而至。

这一波的关注,估计很快就会冷淡下来——跟两年前比特币刚刚超过1美元那时候如出一辙。两年后(也许用不了那么久),比特币还会冲破一个在此之前被认为是“疯狂”的价格,然后引来另外一波更大的关注罢。

平心而论,当社会的巨大变革来临之际,自己能够称为一场伟大的社会实验的参与者,何止三生有幸?要知道年仅20出头的秦始皇嬴政,在两千多年以前搞出来的“金融管制”(统一货币)从来就没有被超越过。按平均生育年龄20岁计算,也100多代人了罢!

而现在,这场实验貌似还算成功。今天有越来越多的人参与进这场“社会实践”。比特币像历史上的一切进步那样,在质疑声中成长,在指责漫骂中成熟。比特币也许是人类史上最令人敬畏的“自生长系统”。它不为任何人的意志所左右,它有它自己的步伐,它用它自己的节奏,一步一步走向未来。

试验、实验,我们一起走过。实践,我们共同前进……最终,真心希望我们能在有生之年见到比特币成为“实现”。

(下)

虽然我本人是个比特币的坚定支持者,但,我却很少尝试说服身边的朋友接受比特币。因为这并不是个讨巧的事情。

几百年前,有个人叫布莱士·帕斯卡(Blaise Pascal),用逻辑论证了“相信上帝更划算”(Pascal's Wager4):

要么相信上帝、要么不信上帝,以上二者必选其一。

看看具体情况吧:

如果上帝真的存在,相信他显然是对的,而且好处大大的;

要是他并不存在,相信他也不能怎么样,其实也看不出有太大的坏处;

要是他并不存在,不相信他倒也是对的,可也没什么好处;

可是,如果上帝真的存在,你却竟然不相信他,那你可就要倒霉了!

所以,在无法证明上帝是否真的存在之时,选择相信他显然是“明智”的。

这是一个很好玩,同时也很值得玩味的推论过程。

三段论之类的形式逻辑,只能“从已知导出已知”,而“从已知导出未知”常常需要“大胆猜想、小心验证”,就是这个道理。

在未知的领域,逻辑就处于自身局限的边缘,生搬硬套,往往得出与事实截然相反的结论。

另外,证明“肯定论断”的难度,往往远远低于证明“否定论断”的难度。我能轻松证明“你欠我10万块”,可我却几乎无法证明“你不欠我10万块”。

如果,以上的道理全能想明白的话,你就会跟我一样,清楚地了解“说服一个人接受比特币”是不划算的。

如果他相信比特币,用不着你去说服;

如果他不相信比特币,你说服他,除了“几乎不可能”之外,还面临下一步的难题:

如果他买了比特币后赔了(因为短期汇率波动很大),他会怨你;

如果他买了比特币之后赚了,他也不会分给你——“谢谢”这两个字,其实没有什么价值

即便是短期赚了,可他还是要面对汇率波动……

很多的时候,赚钱的事情本质是一样的:因为机会罕见,基本上是你有我无的状态,你懂的。

要知道,“是否应该相信上帝”,完全是思想层面上的东西,还可以在某个层面上摆脱“利益”。可是,比特币这事儿,是“思想直接变现”的,完全是利益问题——有几个人能在利益面前客观思考?

所以,过去的两年时间里,我几乎没有跟身边的人提过比特币这事儿。即便我在博客上公开讨论,公开收购——当然了,最好玩的一件事是:“身边的人其实基本上不看你的博客……”

间或会遇到一些“比特币信徒”,质疑我:“你应该大力推广比特币才对……”

首先,我看不出为什么应该由我来“大力推广”——这明明是整个世界应该承担的责任么。

其次,我甚至连为什么要大力推广比特币都看不出来。真正好的东西,是用不着推广的。好就是好,觉得好就用呗。你见过谁“大力推广钱的好处”?钱这东西,就是挺好的,用不着推广——相反,会有很多人告诉你“钱不是万能的!”。而不好的东西就是不好,推广也没用。

最重要的是,那些质疑我的人的理由本质上是自私的:1) 比特币一定要有很多人知道才有价值; 2)现在我已经买了比特币了;3) 要推广,我才能保值、甚至增值……

怪不得总有人质疑比特币是“庞氏骗局”——其实都是被这种“胡乱大力推广”的人搞的。

总有人跑来问我对比特币的看法。有啥可问的?我是习惯了行动的人,在知无不言、言无不尽,你们将信将疑的情况下,还需要我确认什么?我反正早就行动了,并且一直在行动,而且越来越投入——直到现在,我早已经成了“虚拟人物”,现在我除了肉身还是真实的,其他全部被我在两年之中虚拟化掉了。

我的态度很简单:爱用不用。人必须为自己选择。别去拖累别人。貌似讨教,实则依赖,这是摆脱自己责任的最没品的做法,鄙视。

大丈夫顶天立地,指的就是自己做事自己判断、自己担当。无它。

李笑来

二〇一三年夏

于北京海淀

————

[1] 一家著名的比特币网上交易所,也写做Mt.Gox。

[2] 中本聪骰子,一个以比特币为赌注的猜数字小游戏。

[3] 即一般所谓的“烤猫”,是一家比特币矿机及矿池公司。

[4] 中文译为帕斯卡的赌注

results matching ""

    No results matchin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