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节 比特币的“独特价值”

(一)在竞争中发现最好的货币

与虚拟货币紧密关联的一个话题是竞争性生产货币。

哈耶克在晚年转向货币领域的研究,写作了《货币的非国家化》。在书中,他提出:假如在其他领域已经证明,竞争产生效率和好产品。那么在货币生产和流通领域是否也可以竞争呢?具体来说,废除中央银行制度,允许私营机构和私人发行货币并自由竞争,以浮动汇率买卖,这个竞争中发现最好的货币--任何能够保证稳定购买力的货币,将淘汰其他市场上不太稳定的货币。这个发币企业追求利润最大化和市场竞争的过程,会带来一个高效的货币系统。其中只有稳定的货币才能生存。

弗里德曼也有一本《货币的祸害》。看他看来,小岛上居民的交易只在石币上划记号,同现代货币体系下的交易,并没有什么不同。货币体系不一定需要强权政府的信用支撑。何况这种信用本身是不一定可靠的。弗里德曼比哈耶克幸运的一点是,他生活在技术时代。所以比哈耶克的“在竞争中发现最好的货币”在技术上(不涉及理论)更进一步,他构思了一个用技术程序来发行货币的想法,以限制央行的货币超发。

弗里德曼活了94岁,在2006年去世。很遗憾,他去世得还是稍早了些,因为比特币的产生与交易2009年才开始。若是弗里德曼还活着,也许能写出《新的货币时代》,也许能获得第二个诺贝尔奖,谁又知道呢?假如门格尔(Anton Menger)、庞巴维克(Eugen Bohm-Bawerk)、米塞斯(Ludwig von Mises)、哈耶克也都还活着,虚拟货币和比特币这件事情将会变得非常有趣。

对于通货膨胀和经济周期的担忧,是这几位学者研究货币生产的经济与伦理的出发点之一。他们思考着不让某一方控制货币的发行,保护私有财产,维持金融秩序稳定。塞浦路斯银行事件,各国货币超发,让政府控制货币真的是必要的么?尤其是在脱离金本位,和动动电子数字就能发行货币的时代?弗里德曼基于对货币史的研究,认为政府并不那么可靠和值得信任。而在货币发行上,政府也不是必要的参与者(但是不意味着不能参与,法币和私企、个人之见的货币也可以是竞争关系)。

货币价值并不捆绑国家信用,货币可以非国家化。在以前的贝壳和黄金时代,我们不就是这么做的么?但是用什么方式来替代它,以及其身后所谓的“国家信用”呢?是哈耶克的“竞争中发现最好的货币”,是弗里德曼的“让技术系统发行”?还是,现在听起来甚至可能是个笑话的“比特币”?其实三者也并不矛盾。

虚拟货币,尤其是比特币,几乎就是沿承这一思想“量身定做”而来,而又在其上有所突破。哈耶克提出的设想类似于私人机构的可充分流通的无息债券,打破了“法币”的壁垒;弗里德曼提出的让技术系统发行,则有开始了“货币是否需要金本位或者其他一定实物价值背书”的质疑。

假如我们从货币本身只是一种过程协议,主要作为价值尺度和流通工具的话,那我们从源头上是不必要求其必须与实用价值的货物捆绑在一起的。前提是,这种货币得到充分的信任,而价值自然在交易中产生。但是充分的信任不容易获得,所以历史上自然地衍生出了金本位等制度,这在后一章有详述。

目前看来,也许比特币有机会获得这种充分的信任。任何一种去中心化的货币都有机会。因为它接受的就是公众的契约和监督。即使比特币目前来看比与它相似的山寨币更有机会获取信任,但比特币也许最终也会失败,谁又知道呢?不过,分布式、去中心化的思想必定影响未来的货币体系和支付方式。

至于其他虚拟货币,无论传统的还是新型的,无论是流通在内部的,还是市场充分可流通的,都可能在未来扮演角色。比特币也非法币,不存在强制的非0即1的问题。在竞争性生产货币中--公众选择最被信任的那几类,也可以在小生态中使用其他虚拟货币。

(二)价值支撑

在弗里德曼去世3年后,比特币出现了。互联网的思想、技术的进步是时代恩赐我们最好的礼物。货币是经济金融最重要的领域之一。在货币领域,或者说是记账系统和交易领域,比特币的出现在思想上让人震惊,虽然其当前的规模与全球货币体系相比,仅是九牛一毛。

不是权力机构或者人,而是冷冰冰的数学公式和代码,带给我们温暖的契约和理性的思考。比特币在这一点上登峰造极。

比特币是什么?运行机理是什么?中本聪的论文将其定义为:一种点对点的电子现金系统。事实上,它符合弗里德曼描绘的“技术系统发行货币”的想法。一组“挖矿”的程序自发产生货币(或者说不断更新账户体系),并且受到总量的控制。这套系统去中心化,基本不能被人为控制,除非他控制了系统中运算能力的50%以上。

即使某人真的达到了这样的运算能力,对系统的安全性而言,“挖矿”也是一个非常可靠的程序,因为它提供了诚实行事的动机。“如果一个贪婪的攻击者能够比所有诚实的节点聚集更多的计算能力,他将不得不做出选择:用它来欺骗别人并偷回他的付款,或用它来生成新的货币。他应该会发现按照规则行事是更有利可图的,这样的规则会让他得到比其他人加起来还多的钱,这样他就不必破坏系统以及自己财富的有效性。”(注:节译自中本聪的论文《Bitcoin: A Peer-to-Peer Electronic Cash System(比特币:一种点对点的电子现金系统)》。

这样的条件看起来非常完美。但你不免要问:即使总量不受人为控制,技术完美,比特币的价值在哪儿?为什么值得信任?

价值存在于共识(信任)和交易本身。不是为什么值得信任,而是你是否选择信任。我们说的更细化一些吧。之前的社会信任都是基于一定的实际效用和货物、或者国家政体而产生的。比特币是基于去中心化,总量不受人为控制的特点而自发产生的社会契约信任。基于实际效用和国家政体,和基于理念产生的信任,相比而言差太多了。但是两者不能相互否定。把选择权还给社会和公众便是了。假如说共识和社会契约就形成价值,那可能还是太虚无飘渺了。很多人认为挖矿本身是不提升整体社会效用的,所以没有价值。没有价值的东西怎么可以作为交换中介?但与此矛盾的是,很多人居然认为纸币有价值。

事实上,虽然比特币系统的经济学原理源于奥地利学派,也得到了他们的支持。但是,部分奥地利学派经济学家也同样质疑比特币。这种质疑来自于:比特币没有“内在价值”,无法满足米塞斯回归定理。他们认为,货币被接受不是因为政府法令或社会惯例,而是因为它植根于有一定购买力的某种商品中。

那么,问题就是:货币需要“资产支撑”么?比特币和别的虚拟货币还不一样,别的虚拟货币往往存在“对应的虚拟服务”的预付,也算是广义上的资产支撑了。哈耶克也曾提出,竞争性生产货币中,货币需要一揽子商品标的支撑。“货币是需要兑现的”。

但我们不要忘了,比特币的实质和核心是一种交换媒介和记账单位。其并无黄金般的实物价值及其他满足社会效能的价值。价值可以只是存在于交换媒介和记账单位本身。让交易变得高效、方便、安全,保护私有财产……等等,难道还不够有价值么?为什么一定要在脱离交易之外寻找价值和兑现呢?是的,没有交易,黄金狭义上还有使用价值,比特币连使用价值都没有了。但是极端的假定是没有意义的。若是把比特币当作一个记账系统而不是货币,对于其价值的理解可能更容易。

去中心化实现货币民主,保护私有财产,交易高效便捷,避免双重支付……这对大部分使用者而言而言,足够有价值了。比特币在交易过程中的效用,相信会形成一种共识,成为比特币价值的支撑。

results matching ""

    No results matchin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