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节 虚拟货币的基本概念

(一)虚拟货币的产生

传统虚拟货币的形成,和虚拟社区的发展是息息相关的。而虚拟社区的发展,无疑是互联网的普及和人类需求相匹配的结果。虚拟社区包括社交网络、商品交易网络、在线游戏网络等多种形式。大家对此也是屡见不鲜并且可能早就“深陷其中”了。你的社交网络包括人人网、QQ、微博、微信。你的商品交易网络包括淘宝、当当、亚马逊。你的虚拟游戏社区包括魔兽世界、梦幻西游、征途。此外,你还有知识网络社区--新浪爱问、百度文库、维基百科。诸如此类,不甚枚举。

当这些服务网络和货币联系起来的时候,你想到什么--Q币,当当的购物积分,游戏点卡--连人大经济论坛都需要虚拟货币?在某些情况下,这些虚拟社区创建并流通自己的数字货币来交换他们所提供的商品和服务,从而为特定的虚拟社区提供一种交换媒介和记账单位。

当然,虚拟货币不仅仅在于创造一个新交换媒介和新记账单位,它的产生原因是多样化的。首先,它是商业模式的一部分,方便收取增值服务的费用,同时也为虚拟社区的服务提供便利的小微密集支付服务--而不是把社区置于繁复的金融体系之下,它是灵活经营模式的必要部分。此外,它们往往可以对用户提供一个财务激励,以便使用户继续参与其中--比如航空公司通过里程积分兑换提高用户粘性。再者,说得远一些,虚拟货币产生的沉淀资金(若非双向兑换流通)还可以为社区带来时间收益和残值收益。当然,最重要的支撑是这些虚拟货币的发行和分配是在虚拟社区的控制之下的。

这意味着虚拟货币是一种集中式的货币,社区运营者控制着货币的发行与流通。一方面,社区用户没有选择是否接受这种虚拟货币的权利,只要用户需要享用社区的服务,他就不得不接受这种货币契约;另一方面,集中控制的社区货币只能在特定社区中使用,不同社区发行的货币往往无法互相流通,无论在兑换机制上,还是在流通途径上,都存在难以逾越的障碍,事实上违背了货币的本意。

而比特币及其追随者,不管从逻辑还是实践上,都不直接与特定的虚拟社区相关,也不是为了购买虚拟社区的服务而产生,或者说,不需要特定虚拟社区的服务为其价值背书--它依赖的是互联网点对点产生的协议信任。在此基础上提供了包括支付、保护私产在内的庞大价值。

在此之前,大卫·乔姆(David Chaum)曾进行过密码学货币的尝试。他开发了DigiCash,其特点是使用密码学协议实现货币的匿名性,同时具有防止双重支付的机制。1998年DigiCash宣布破产,资产被卖给Ecash。Ecash取得了有限的成功,并于2002年2月19日被卖给InfoSpace。但是无论DigiCash还是Ecash都需要由银行发行,银行同时承担可信任第三方的角色。该技术只保障交易的匿名性,既不能去中心化,也不能自行发行货币。

虽然比特币的初衷未必是获得“货币”地位--甚至可能没想过成为“货币”,但其运行结果导致自己成为法币的直接竞争者。它是在本源上不限制自身流通范围,也不绑定特定的服务。正是因为这样,其必定与去中心化与总量恒定联系在一起,虽然后者是个既定事实,并非一个推论。否则,要是存在一个不受控制的发行方,又从何获得信任呢?而去中心化和总量恒定,就意味着不存在严格的发行和控制方了(注:比特币也有全网51%攻击的情况,严格来讲不算“完全不受控制”,但与传统的“控制”的概念完全不一样。请参见其他章节。)。

这种去中心化和不嫁接某项服务的设计,使其不存在受益的发行方。虽然最初开始挖矿的矿工有更多机会获得比特币,但是那与他们为建立和维护比特币系统做出的贡献同等匹配。比特币的产生基于一项理想化的愿景--建立高效便捷低成本点对点的现金支付系统。其创始人中本聪虽然受到多方关注,但事实上,他甚至无法对比特币体系施加任何影响。中本聪也从未用“货币”来形容比特币。就比特币的发行来讲,仅仅是这样一个美好愿景,而不是一种商业模式。基于比特币的商业模式都是后来延伸出来的,与比特币的产生并无直接关系。

(二)虚拟货币的分类

先援引一下欧洲央行对虚拟货币的定义和总结:一种不受监管的数字货币,通常由其开发者发行和控制,为特定虚拟社区的成员使用和接受。这些虚拟货币既和货币类似,又和它们专用的零售支付系统伴随、相关。(注:参加欧洲央行报告《Virtual currency schemes(虚拟货币的模式)》,可从http://www.ecb.europa.eu/pub/pdf/other/virtualcurrencyschemes201210en.pdf获得

“货币”这个词太扎眼了,而且可能与一些国家法律相悖,所以有时候这些虚拟社区的经营者习惯把它称为“储值账户”,就像健身卡、饭卡。这里面的界限比较模糊,虽然未必符合货币的所有定义,却承担了某些类似货币的职能,尤其是那些流通范围不局限在特定虚拟社区,且能和法币实现双方兑换的虚拟货币。本书暂时把他们统一称为虚拟货币。

显然,欧洲央行对比特币的了解不够深入,才会把虚拟货币定义为“能被开发者控制”,“专用于某个支付系统(倒也并非某个虚拟社区)”。同时,却又把比特币归类于虚拟货币,因此我们需要对欧洲央行的虚拟货币定义做一些延伸。

这种延伸,事实上是要为传统虚拟货币和新型虚拟货币做一个界定。假如根据欧洲央行的定义,把中心化的、流通领域限于特定(支付)范围的虚拟货币称为传统虚拟货币。新型虚拟货币则可以用这么几个核心概念去定义:去中心化,不受到其开发者或者其他人完全控制,数量不受人为控制;流通领域不受限制,只取决于使用者的意愿。新型虚拟货币既包括比特币,也包括其追随者(例如莱特币等),毕竟在这种思想下,新型虚拟货币可以不只有比特币一种形式,虽然目前来看比特币是相对完美的一种。

此外,还要区分两个概念。

一个是电子货币。电子货币的概念常被混用。假如说电子货币是基于电子形态的货币,只着眼于区分于物理形态,那自然也就包括虚拟货币了。不过,本文要区分的是中央银行发行的电子形式的货币,也就是电子法币,是替代纸币流通的电子数字。比如我们存在银行的那些“数字”,还有中央银行账上更庞大的数字。这些“数字”是完完全全和虚拟货币不一样的。

另一个是关于去中心化的概念。去中心化将不会是结果,而是一个反复不断的过程。这一过程不断摧毁已有的中心并产生新的中心,在此过程形成新协议和新标准,体现出更加公平、合理、普惠的契约精神。我们需要关注的是去中心化过程的稳定性,以及每次变化中心的成本。

(三)虚拟货币的流通

虚拟货币的发行一般被认为是由特定的虚拟社区和私营机构控制,直到比特币的出现。正如前文所讲,传统虚拟货币与虚拟社区的服务息息相关--这也是它与新型虚拟货币最明显的本质区别之一。

至于流通,主要需要关注它与法币之间的关系。目前虚拟货币还是局限于某些领域和某些人群;一旦与法币自由兑换,那就实现了间接的大面积多渠道流通。大部分虚拟货币在刚开始产生的时候,与法币并无关联,严格意义上也不存在绝对不受控制的发行方,流通性很差。比如一些在线游戏的积分和游戏币,只有通过游戏升级才能获得和使用。而这些积分和游戏币只能用于购买游戏之内的服务。再比如航空公司的里程积分,大型商场的购物积分,诸如此类,只能兑换本体系内的货物。在这个意义上,它们是完全封闭的,“几乎”不像货币,或者是“内部账本”,“内部货币”。

逐渐的,不管是平台有意,还是民间自发,这些虚拟货币开始有了“单向流”--用法币就可以购买,或者接受一些等值的交换。交换方案由虚拟社区根据市场实际接受能力拟定。但既然有了单向流,根据价值传导机制,其很自然的就可以用来购买其它商品和服务了--只要对方接受该虚拟货币。

再接下来,它们就实现了双向流,可以用虚拟货币直接购买社会上的商品和服务,也不局限在虚拟社区里面,甚至可以与法币自由兑换。虚拟货币和真实货币(包含法币和相关一般等价物)的界限逐渐模糊。虚拟货币成为了法币的竞争者。不过,囿于法律规范,平台本身可能并不承诺反向兑换,不能做货币双向经纪业务。技术上几乎不可禁止的情况下,自发的机构或者民间平台开始发挥作用。国内对于虚拟货币和人民币之间的双向兑换流通是有限制的。但是这种限制似乎也不受控制。腾讯公司表态Q币和人民币之间不会双向兑换。但是,这种兑换却自然形成了,在很多电商平台和论坛上,都有销售和购买Q币的信息。

而对于这三者,我们分别采用欧洲举出的典型案例来做具体介绍。

  • 魔兽世界(WOW)金币

魔兽世界(WOW)金币是该角色扮演游戏中使用的虚拟货币。玩家有不同的选择(具有不同的订购费)来开立账户,并开始游戏。WOW金币作为交换手段在游戏中是必需的。例如,玩家为了得到更好的装备来达到更高的水平就得使用金币。玩家在游戏中有一些机会来赚取金币。在现实世界中购买和出售WOW金币是被其开发方暴雪娱乐公司的条款严格禁止的。

  • Facebook Credits(Facebook信用币)

Facebook信用币是Facebook于2009年推出的虚拟货币。其目的在于允许用户购买在Facebook平台上所有应用程序中的虚拟物品。这种虚拟货币可以使用信用卡、PayPal账户或多种其他付款方式购买。使用美元以外任何其他货币进行的购买,则需要根据当日汇率转换成美元,然后以1 FB = 0.10美元的汇率兑换为Facebook Credits。用户还能够通过特别促销活动获得额外的Facebook Credits。令人惊讶的是,在2012年6月,该公司宣布将“更新支付产品”,且自2012年7月开始,所有以Facebook Credits表示的价格和结余将被转换为当地货币金额。

  • 林登币

林登币是在虚拟游戏“第二人生”中发行的虚拟货币。“第二人生”是一个虚拟世界,用户可以在其中创建“化身”,即可定制的数字角色。“第二人生”有自己的经济,用户可在其中互相购买或出售商品和服务。为了做到这一点,他们需要林登币。而林登币可以根据外汇交易市场的汇率用美元和其他货币购买。信用卡或PayPal账户是必要的。用户也可以出售他们多余的林登币换取美元。

而比特币完全不同。实现与法币的自由兑换是体现比特币影响力的重要表征。但从另一个方面讲,既然是法币的竞争者,比特币明显不为“兑换”的目的而来。其影响和潜在思维也与上述传统虚拟货币大相径庭。其理想中的流通是基于自身体系的,而非与法币的兑换通道。以能否实现法币兑换来区分比特币的性质也就不合适了。

如上文所说,比特币不是为了购买虚拟社区的服务而产生,其产生就是作为狭义的“货币”存在,是法币的直接竞争者。其流通性和法币在理论上是一样的,甚至更广--法币只在某一个法律涵盖下的国家实体里,比特币通往世界上任何有互联网的地方,可以与法币直接双向兑换。但是假如比特币总量受到限制且得到充分信任,法币却被不断超发,两者的职能又是基本类似,为什么要把比特币换成法币呢?除非是法律强行禁止--但是事实上法律是没有办法禁止互联网的,也就是没有办法禁止比特币。

(四)虚拟货币与政策

传统的虚拟货币主要是作为商业模式和微型支付工具存在的。且以其便利性促进了电子商务、网络社区以及其他虚拟网络的发展。相辅相成的,虚拟社区和网络的发展又推动了传统虚拟货币功能的延伸,传统虚拟货币的职能也在不断丰富,很多已经被认为是“准货币”(上文已有论述)。对于传统的虚拟货币来说,最常被讨论的话题就是应该怎么监管?而这些都是基于传统虚拟货币的风险的。

比如发行人信用的风险。其一,发行人是否能都提供对应的服务支撑?举个极端的例子吧,腾讯破产了怎么办?在外的Q币所对应的服务无法继续提供。只能在破产清算中得到有限的赔偿或者压根就得不到赔偿。法币会不会也无法得到兑现呢?会的,国家破产。但是因为暴力机器的存在,有作为超稳定现金流的税收保障,还可以以“正当名义”超发货币,征收铸币税,国家破产的可能性很小。其二,发行人超发虚拟货币的风险。这和央行超发货币引起法币贬值是一样的。此外,还有缺乏回兑机制和回兑信用保证等相关风险。对此,有人提出,央行应该首先成立资产清查小组,对各发行商进行不良资产清查,保证虚拟货币发行行为在其能力控制范围内。但是这是非常难的工作。

再如冲击现有货币体系。当然了,冲击货币体系并不一定是错误的,只要是有利于社会整体效用和福利的提升就行。但是这种冲击若是极大地影响了社会金融稳定就可能存在问题。当虚拟货币真正实现和人民币挂钩和相互间的全流通后,虚拟货币也就完成了从虚拟到现实的跨越,成为了真正的“货币”。目前,国内的金融体系尚难于适应多种货币和多种支付体系的。虚拟货币也影响现有商业银行的现金管理等服务,对中央银行统计观测M0和M1产生影响,也会影响货币政策的有效性(但是有些特例是,比特币的立意是反货币政策的,也就谈不上影响货币政策了)。

文化部、商务部《关于加强网络游戏虚拟货币管理工作的通知》中规定,“网络游戏虚拟货币的使用范围仅限于兑换发行企业自身所提供的虚拟服务,不得用以支付、购买实物产品或兑换其它企业的任何产品和服务”。以此严格限制了网络游戏中虚拟货币的流通。

此外,还有洗钱、网络安全等问题。不过,片面指责洗钱和用于其它违法犯罪活动,倒是不太公平的。一直以来,由于比特币高度的匿名性,人们觉得它可能会成为一个合适的货币替代品来进行毒品交易和洗钱,以及相关的其他非法活动。然而,几乎相同的问题在使用现金时也可能发生。现金也可用于毒品交易和洗钱;现金也可用于逃税的目的。问题不在于货币的形式,而是使用者用它做什么。不过,如果使用数字货币本身会使调查和执法复杂化,特殊要求可能是必要的。

欧洲央行的虚拟货币报告站在央行的角度,从宏观层次对这些风险及相关结论做了总结。主要包括物价稳定的风险,金融体系稳定的风险,支付体系稳定的风险,缺少监管的风险和央行信誉风险。

1)倘若虚拟货币创造保持在一个较低的水平,就不对价格稳定构成风险;

2)虚拟货币存在内在不稳定性,但并不危及金融的稳定。这是因为它们与实体经济的联系还有限,且交易量较低,缺乏用户的广泛认可;

3)尽管参与虚拟货币方案暴露了用户的信用、流动性、经营和法律风险,但其目前仍不受任何公共机构的严密监管和监督;

4)考虑到这些方案面临的法律上的不确定性,它们可能被罪犯、诈骗犯和洗钱者用来实施非法活动,这可能对公共当局是一个挑战;

5)假设虚拟货币的使用大幅度增长,而公众认为这些事件部分是由央行工作不力而造成的,新闻媒体的报道可能会对央行的信誉带来负面影响;

6)支付体系产生了对虚拟货币发展研究的需要和初步评估的条款。而虚拟货币方案与支付体系具有共同的一些特征,相关内容涉及央行的责任。

虚拟货币是在一种实践中演变出来的体系。从概念的角度来看,它与真实货币及支付体系相比,呈现出一种实质性的变化。首先,传统的参与者如金融机构、结算公司和央行与这些方案无关。其次,在互联网的访问和使用获得巨大增长和技术创新的背景下,它们更容易衍生化。而且它们往往并不固定于一个特定的国家或货币区,这使得制定法律、监管和执法变得复杂。就金融创新和为消费者提供额外的支付选择而言,虚拟货币实践有积极的一面,但很显然它们也有风险。

欧洲央行同样提出,虚拟货币的增长将会继续,原因如下:1)互联网访问、使用量的增长和虚拟社区用户的不断增长,2)电子商务的增长尤其是数字商品对虚拟货币方案来说是一个理想的平台,3)和其他电子支付手段相比,通过支付虚拟货币可获得较高的保密性,4)和传统的支付体系相比有较低的交易成本,5)更直接快捷的清算结算交易,这是虚拟社区更为渴望和需要的。

欧洲央行的总体结论则是中规中矩的:鉴于目前的风险评估更多的依赖于规模相对较小的虚拟货币,而虚拟货币还将继续增加和成熟,这意味着需要定期检查发展以重新评估风险。

但有一个问题是,欧洲央行的研究是从央行的角度出发的,其本身已经隐含了央行需要扮演什么角色的命题。但是,去中心化思想的立论却是政府/央行不需要做什么。角度的不一致,使之没有办法谈及货币领域自下而上的去中心化的契约重构的问题。也就是说,他们其实在一定程度上低估了比特币及其追随者。

results matching ""

    No results matchin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