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节 小结

在初识比特币的爱好者看来,比特币无非是挖矿、买卖而已,是一个软件和一个交易所就可以搞定的事情。而事实绝非如此简单,在这些简单的行为背后蕴藏着整个庞大的比特币生态圈。

首先比特币网络需要有人维护,这一网络依靠比特币客户端和挖矿软件构建,这就是涉及到软件开发者,以及对这些开发者进行支持、组织和协调的组织(例如比特币基金会)。

其次,挖矿软件依靠硬件设备运行,矿工们也会想方设法的提高自己的收益、降低风险,矿池和矿机产业应需而生;

第三,除了把比特币兑换为法币的需求外,还有些持有者希望充分发挥比特币在支付方面的优势,直接使用比特币购买物品,比特币支付公司在此过程中起到重要作用,成为联系用户与商家的桥梁,也促进了比特币经济规模的扩大;

第四,比特币成为货币之后,持有人有投资、增值的愿望,其它人有融资、借款的需求,二者匹配,就诞生了比特币金融市场,并激发出衍生品;

最后,我们不要忘记:比特币理念的推广与普及离开众多的论坛、博客等信息服务平台,这些平台帮助小白们理解比特币,手把手的教他们挖矿、搬砖、投资,为比特币生态圈的繁荣也做出了巨大贡献。

比特币作为一次伟大的货币实验,涉及的人数超乎我们的想象,其中有些人是比特币信念的狂热支持者和奉献者;有些人则是出于好奇、适逢其会,于是随行就市;还有人充满投机目的,只是为了赚一票就走。无论参与者的动机是什么,这些人实际上都参与了比特币生态圈的构建,而这一初具雏形的生态圈则为比特币的去虚拟化奠定了坚实基础,是所有参与者共同的贡献。

其中最意义深远的是,比特币通过构建自己的生态圈展现了社会契约重构的一个鲜活案例。自由本位的货币(包括目前所有的法定货币)本质上是一纸契约,政府低成本印出的每张钞票代表着它与持有者签订的一份价值合同,这个合同名义上以政府的信用为担保,实质上以政府的强制力执行,因而是一种强制契约。个体既无选择的余地,亦无对抗的能力。19世纪欧文的乌托邦想把民众从政府的强制契约中解放出来,其思路是让所有人都变成好人,从而消除监管的基石。结果是,他失败了。

而在比特币的世界里,几乎一切都依赖于计算力投票:比特币的增加靠计算力投票获得,比特币的安全传输靠计算机投票保障,比特币交易的不可欺骗、不可撤销亦靠计算力投票达成,甚至比特币规则的更改、客户端的完善都靠计算力投票选择。仅仅依靠计算力投票,去中心化的比特币网络竟然神奇般存续下来,而且持续发展壮大。其中的关键在于,计算力背后是一个个矿工和用户,他们用计算设备直接为对自己最有利的行为投票,一个GPU一票,公平合理,童叟无欺。这里面没有代议制,没有法官和警察。因而比特币网络实质完成了一场大范围直接民主的激进实践,打造了一个货币自治的乌托邦:每个人依靠自己的直接投票权建立起了一种新型的P2P契约。这种契约在零信任的前提下达成,好人没有额外回报,坏人的伎俩无从施展。依托这种理论上极其不稳定,实践上却极其有效的P2P契约,比特币网络的发展出乎每个人的意料。

这或许是许多高智商极客热爱比特币的真正原因,也可能是比特币给我们上的最深刻的一课。把这种思路扩展至金融、经济领域,我们或许可以确定的说:真正的互联网金融和互联网经济还远远没有到来。

results matching ""

    No results matchin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