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节 比特币的“名人”效应

(一)创新的传播

传播学教授埃弗雷特·罗杰斯(E.M.Rogers)在他的专著《Diffusion of innovations(创新的扩散)》中对创新的传播有着全面的阐述。

他认为创新(创新可以是一个理论,一项实践,抑或是一个产品)过程伴随着不确定性,创新的实质是提供解决问题的新方法和方案。但对于决策者来说,他不清楚这个新方案在多大程度上优越于传统的解决方案。

在罗杰斯看来,在创新扩散过程中,早期看似“势单力薄”的群体能够在人际传播中发挥很大的作用,他们率先接受和使用创新事物并甘愿为之冒风险。这些人不仅对创新初期的种种不足有着较强的忍耐力,还能够对自身所处各群体的意见领袖展开“游说”,使之接受以至采用创新产品。之后,创新又通过意见领袖们迅速向外扩散。这样,创新距其“起飞期”的来临已然不远。

持续创新的能力是人区别于动物的一个重要方面,人类一定会思考:如何将一个产品做到更好,如何将一种制度设计得更优,如何将一套理念想的更加明白。同时,创新也一定是多方向的,很难预先知道哪个方向是正确的。对于个体来说,创新方向的错误会带来失败,但对于群体来说,创新的多方向择优选择一定是有利的过程。

对于一种新兴事物,不论是产品还是观点,一般都会有一定的门槛,门槛可能在于技术也可能在于理解力。人群中一定只有少数人会首先去理解、尝试和使用,这批少数人属于试错的人,属于创新者,他们是极少数人,他们完全可能走在错误的道路上。

一旦他们的创新的确能够带来社会进步,就能够说服早期跟风者使用产品或者接受理念,而慢慢的接受的人群的增加使得接受此创新的人成为主流,即使再不愿意接受的人也被迫学习跟进,他的出发点可能仅仅是为了不被淘汰。

对于创新的接受程度,和每个人的学识、阅历有关,在比特币这个特殊的产物上,甚至还关乎到信仰。由于个人情况的差异,同样的一种创新产品,在不同人眼里看到的可能就是截然不同的东西。比特币的创新,在很多程序员看来,是那么的显而易见和直白,简直就是数学接管世界的起点;而在另外一批人眼里就是毫无价值的浪费电力的类传销产物。

不论何种观点,都有一定的市场,如罗杰斯专著中所述,会有“劝服、决策和证实的过程”。创新如果被大众接受,才可能成为更广意义上的社会产品。在这个传播过程中,一般来说,在人群达到一定的数量的时候,会有一个引爆点,指数级的用户增长会是一个明显的特征。

现在的互联网普及年代,创新的节奏进入了从“几年一次大变革缩短为一年几次大革命”的过程。对于处在社会剧烈变动节奏中的个体,如果自认为不是能够引领潮流的创新者,那么一种比较实用的方法是:识别出优秀的创新者,看他们在做什么,并跟上他们的步伐。我以为这会是相对来说较为容易跟上创新节奏的方式。

对于比特币来说,如果你真的不懂加密算法,不懂硬件知识,不懂货币理论,不懂金融趋势,除了可以从《创新的扩散》、《失控》、《货币的非国家化》、《货币生产的伦理》、《美国货币史》这样经典的著作中吸取养分外,还有一种很好的方式是:寻找到那些比特币领域创新者以及社会上公认的精英,了解他们的观点。这对于你判断比特币这种创新的未来发展趋势可以有很大的借鉴意义。

(二)名人评论比特币

比特币三个月价格上涨十几倍的疯狂吸引了无数人的眼球,科技、金融巨擘们不论了解与否,都被媒体追问着发表看法。我们来看看世界级的名人怎么看待比特币的,这里有比特币的狂热爱好者,也有对比特币还缺乏足够了解的大佬。他们的言论能够为我们的判断提供参考。但值得提醒的是,资本市场是残酷的,所以不论大佬怎么看,可以当作参考,但请千万别太当真。要看清比特币,还得靠自己。

巴菲特、比尔·盖茨和查理·芒格

巴菲特作为久负盛名的投资达人,对比特币什么意见是一定有很多人关心的。2013年5月的伯克希尔股东大会上,就被人问到对待比特币的态度时,巴菲特表示:“我们的490亿美元资金当中,我们一分钱也没有投到比特币上面。我对比特币成为一种通用货币一点都没有信心。”

几天后,美国福克斯电视台曾专门请来股神巴菲特、微软创始人比尔盖茨和巴菲特的好搭档查理芒格一起座谈,询问他们对于比特币的看法。

查理芒格心直口快:“我觉得比特币就是能害死人的老鼠药,我虽然不懂,但我知道玩意就是不靠谱。”

比尔盖茨技术男,表达比较谨慎,只是面带笑容温和的评价说:“我觉得它是技术上的杰作,但它所涉及的领域,却应当让政府保持主导地位。”

巴菲特哈哈一笑,却不置可否,来了句:“我知道他们两中间肯定有一个是对的。”

卡马斯(Chamath Palihapitya)

卡马斯是Facebook核心团队成员,长期担任副总裁,主管增长、移动与国际业务。曾经投资过Snapchat,Hipclub等创业公司,目前运作着名为Social + Capital的风险投资基金 。

卡马斯在4月份的纽约TechCrunch Disrupt大会(TechCrunch Disrupt大会为独立科技新闻与创投报道博客TechCrunch创始人Michael Arrington联合互联网人士举办的创业盛会,创业公司不必付出任何费用,就能够向投资人展示自己的项目,会议的影响力很大)活动的问答环节中说:“我的基金中有比特币,我的私人账户中有比特币。你现在谈论的这种东西是为未来三五年准备的好到难以置信的保值品。它就是黄金2.0,不是吗?我能用比特币去做不在任何政府管辖范围之内的事情,能在你想象的任何地区使用-俄罗斯,伊朗,伊拉克,埃及,委内瑞拉,阿根廷,它能让你在所有的存在货币管制的地方保存你的资产。比特币很可能成为一种付款机制。”

约翰·多纳霍(John Donahoe)

eBay公司CEO兼总裁John Donahoe(约翰?多纳霍)在接受CNBC采访时称比特币“仍处在非常非常初期的颠覆性创新创意的另一个案例”。他认为比特币有趣,随着不同的利益相关者插足,它可能会找到出路。在接受华尔街日报采访时说:“比特币是颠覆性的技术,我们正在仔细观察,可能有多种方式将他融入Paypal”。同时,他表示对Paypal是否会采用比特币不做任何承诺。

保罗·布赫海特(Paul Buchheit)

Gmail(谷歌邮件系统)和Adsense(谷歌广告系统)的创始人,为谷歌贡献了“Don’t Be Evil(不作恶)”的口号。2009年布赫海特创立的Friendfeed 公司被Facebook收购,他随公司进入Facebook,2010离开Facebook成为Y Cominator的合伙人。

2013年4月29日他在twitter上发了条状态:“Bitcoin may be the TCP/IP of money。(比特币将是货币的TCP/IP协议”从这条短短的状态中可见他把比特币放在了什么样的高度,进而引发了很多人讨论和猜想他的意思。

阿尔伯特·温杰(Albert Wenger)

美国顶级风投Union Square Ventures(USV联合广场风投)的合伙人。USV曾经投资过:Twitter, Tumblr, Foursquare, Etsy, KickstarterShapeways等知名的企业。USV现在也是投资虚拟货币创业公司的先锋队,已领投了比特币在线钱包和交易站业务提供商Coinbase。

他在自己的个人博客上计算了,如果将来使用比特币的规模能够占世界经济规模的1%的话,比特币的价格应该是2000美元每个。

李笑来

原新东方托福阅读、作文老师,原艾德睿智国际教育咨询合伙人,一本畅销书《把时间当做朋友》启发和改变了很多人。

他从2011年开始筹备显卡矿场以失败告终之后,开始利用资本的力量低买高卖。在接受央视采访时自称有6位数的比特币。他在2013年6月募集2000万人民币,发起了国内第一个大型的比特基金Bitfund。

李笑来的观点非常直白:

“到今天为止我也很少向搞不懂比特币的人去解释为什么它合理,我觉得这件事情太难太难了。你听说过谁宣传黄金?你听说过谁宣传互联网的?我是觉得是这样,反正这个东西挺好的呀,爱用不用,不用你就不用呗,我喜欢我就用呗。”

“我反复强调,同样的东西放在那里,人们各自看到的是不相同的,至于他看到的是什么,完全取决于他过去的知识积累和他的思考层次,仅此而已,所以很多争论是没有必要的。”

长铗

中国80后科幻作家代表人物。2006年~2008年连续三年获中国科幻最高奖“银河奖”。代表作有《昆仑》、《674号公路》、《扶桑之伤》等,出版有科幻小说集《麦田里的中国王子》。

突然有一天,人们看不到长铗的新的科幻作品了。原来一直活在科幻界的大侠迷上了比特币,而且一发不可收拾。对此他是这样说的:

25岁前,我还能被第一推动、太空、量子论之类的科技名词所鼓舞,25岁后,我发现,与其在文字中去构思那些未来的场景,不如亲自投身于一项足以改变世界的技术或思想,无论结果如何,这一过程着实美妙。

本书的第九章“看未来”即出自长铗之手。

保罗·克鲁格曼(Paul R. Krugman)

麻省理工学院经济系经济学教授,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在今年4月,他在《纽约时报》网站上接连发表题为《亚当斯密认为比特币很傻》和《反社会的网络》的两篇文章,批评比特币。核心思想就是他认为比特币作为一种虚拟货币浪费现实资源来制造是愚蠢的,对比特币狂热的人们不懂货币、误解了货币。他还引用萨缪尔森的观点,说货币是一种“社会发明”,无法超然社会之外存在,而比特币试图把货币的价值从它所服务的社会中抽离。当然两篇文章后面,也有很多网友留言说他压根不懂比特币。

(三)社会属性带来的分歧

一切社会科学课题的研究和论述,很难全社会统一有标准的正确答案,最后会是抱有不同观点论断的人尝试说服更多人接受他的观点,进而使自己的观点成为主流的过程。这样的例子非常多,比如死刑的废除与否、同性恋婚姻的合法性、政府调控经济的手段等等。

对于比特币而言,社会属性是同技术属性一样重要的特质,且在走向通用货币的过程中,其社会属性会越来越强。在一定时间内,观点的不一致是必然的,也是无法改变的现状。而比特币支持者对比特币的理解、推广以及应用本身就都是增加其社会价值的方法,是增加社会整体对比特币概念理解、减少分歧、赢取共识的途径。

只有比特币的社会共识越强,它才会越来越像货币,比特币的革命性价值才能表现的越充分。

results matching ""

    No results matching ""